当前位置:首页?>?文章中心?>?文史·读书?>?历史

庆祝建国70年,回顾农业学大寨运动

2019-09-25 11:50:22??来源:乌有之乡??作者:穷乡亲
点击: ???评论: (查看)

  一个国家的吃饭问题,实质是农业发展的问题。回顾新中国的农业翻身史,人们忘不了陈永贵和“农业学大寨运动”所作出的伟大贡献!

  在毛主席、共产党领导下,中国先后胜利完成了土地改革、农业合作化和公社化运动,使中国农业走向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。在此基础上,如何迅速发展农业生产力,大量增加粮食和农产品产量、改善人民群众生活就成为当时中国农业发展、并向现代农业进军所面临的一个迫切问题。

  在解放前和建国初,中国农业的落后局面,是末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们很难想象的:各地江河水患频发,旱、涝、蝗灾害每年不断;农业生产主要靠的是人力(肩挑手抬)和少量的畜力,全国90%的耕地不能灌溉,盐碱、涝洼地和荒坡成片。农民完全是“靠天吃饭”;农业产量极低,一般全年亩产只有二、三百斤。农民吃糠咽菜和逃荒要饭、卖儿鬻女的现象相当普遍。

  在1956年实现合作化之后,共产党企图急于改变这种状况,为此于1957年制定了“农业发展纲要”《四十条》,1958年发动了农业生产“大跃进”。但由于犯了急于求成、盲目追求速度、脱离客观实际的错误,因而导至出现了“三年困难”时期“。“三年困难”的教训清楚地说明:中国农业发展和解决吃饭问题,决不是一蹴而就、单凭主观意志就能轻易解决的,其基本原因在于农业生产条件和综合生产力水平落后,为此必须下更大的功夫,实施长期的艰苦创业工程,在根本改变农业生产条件和全面提高生产能力方面大打一场翻身仗。因此,在困难过后,党中央对农村和农业问题更加重视、更加务实。

  正是在当时情况下,陈永贵和大寨农民所创造的治山改土,大搞农田基本建设的经验报道出来,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,为当时中国农业发展树立了榜样。

  大寨是中国北方农村的一个缩影。在互助合作化之后,大寨人直接面临的是恶劣的自然环境。全村七百多亩土地分布在“七沟八梁一面坡”上,七零八散、高低不平共4800多块。土地十年九旱,一下大雨就涝,亩产只有一、二百斤。但是大寨人的骨头是硬的,他们不向贫穷低头,而是认准了向穷山恶水开战、治山造田的一条道。

  在党支部书记陈永贵带领下,大寨人开始了在荒山野岭上打石筑坝、填土造田、整平土地的壮举。修筑的梯田一次次被洪水冲垮,但是大寨人毫不灰心、气馁,又一次次地重新修起来。不分冬寒夏暑,全村男女劳力齐上阵,硬是靠人力把荒山改造成了旱涝保收的“大寨田”。先治坡、又治窝,经过了几年的奋斗,终于使大寨发生了变化。1962年粮食亩产就由1952年237斤增加到774斤。就是受灾的1963年,仍达到704斤,不仅不要国家的救济,而且全大队还卖给国家24万斤粮食。大寨在解决本大队吃粮问题的同时,从1952年至1963年11年间共向国家交售了175.8万斤粮食,平均每年每户交售7000斤。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奉献!正如1963年年11月《人民日报》在刊登的长篇通讯中所说:“奋发图强,自力更生,以国为怀,顾全大局—大寨大队受灾严重但红旗不倒。”

  到六十年代末,大寨共整修良田800多亩,植树造林1000多亩,筑盘山公路12华里,建蓄水池6个,修盘山水渠28华里。这样不仅扩大了地块面积、整平了土地,而且能够保持水土,能灌能排,旱涝保收,灌溉面积达400多亩。亩产在当时就翻了两番,基本上摆脱了贫困。看那长城般的石坝、天梯式的农田,谁能相信它完全是靠全村六十个劳动力手凿肩抬式劳动方式建成的!其中每个劳动力土石方作业量达1000多立方米,担土80多万担。每人每年担石头880多担,担粪、担庄稼十万斤。他们打出和搬运的石方如果垒起1米高2米宽的大坝,能够从大寨铺到北京一个来回!

  大寨的创业精神充分体现了中国农民的骨气和自信,反映了当时中国农业发展的客观要求,它一发现就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重视。1964年5月中旬,在中央召开的讨论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工作会议上,毛泽东讲:“农业主要靠大寨精神,自力更生。要在种好16亿亩地的基础上,建设4亿亩稳产高产田。”在毛主席的倡导下,党中央于1964年作出了“农业学大寨”的决议,把大寨的经验推向全国。

  “农业学大寨运动”,其主要内容是坚持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精神,大搞农田基本建设,按照水利化、机械化要求,对土地进行升级改造。在各地人民公社的统一领导和规划下,广大干部群众齐上阵,迅速掀起了一场持久的、大规模的以治山治水、改土造田、修“大寨田”为主、全面加强农业基本建设、改造落后的生产条件、大打农业翻身仗的的群众战争。

  过来的人们都知道:过去农村的土地大多是荒凉脊薄的,不要说山区丘陵地区,就是平原也是坡洼起伏、高低不平的,很不规整。这就造成绝大部分耕地不能灌溉,当然也不能使用机械耕作。下雨时,水往低处流,出现高处旱、洼地涝,这就造成在正常雨量下也有旱、涝灾害发生的原因。好年景产量不过二、三百斤。很多地区盐碱现象严重,土地一片白茫茫,草木不生。这种状况正是在六、七年代“农业学大寨运动”中根本改变的。

  那真是一个艰苦卓绝、惊天动地的年代!人民公社社员千军万马齐上阵,县、社干部和群众一起奋战在田野,他们吃的是窝窝头、玉米粥,使用的是镢、铣、独轮车,硬是以手掘、肩抬、愚公移山的方式将土地搬了家,削高填洼,将每一片土地整平、把原来坡洼起伏、高低不平的耕地全部改造成了规则、水平、整齐划一的畦田。并结合修水库、建扬水站、修灌溉渠、打机井、治理盐碱、翻淤压沙等,建全了水利排灌系统等农田基本建设设施。这样不仅使耕地能够水浇,而且使雨水能够均匀地渗入地下、不能流失,大大避免了旱灾和涝灾。在此基础上,才能够实现水利化、机械化、电气化、化肥化和良种化,否则都是不可能的。经过了十多年的时间,使大地变了模样,变成了目前这样到处畦田纵横、灌溉成网、绿树成行的图画!

  到1978年全国灌溉面积达八亿亩,与1965年相比增长了70%。农业达到每人有一亩以上稳产高产田。同时还完成了2.6亿亩的除涝和6200万亩的治盐碱任务。全国修建水库达到八万多座,人工河渠增加了300多万公里,修配套机井220万眼,数量增长了935.89%。又由于支农工业的发展,到七十年代末农村机械化程度开始提高,农村用电开始普及,拖拉机、电动机、柴油机、脱粒机、粉碎机等机械和动力设备都进入广大农村,化肥也开始大量使用,农作物科技良种普遍推广。使农业基础设施、生产条件大大改变。

  “农业学大寨运动”带来的显着成果,就是粮食和农产品产量的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。根据国家统计部门的统计,从1964年到七十年代末,十五六年的时间内全国粮食产量都是持续增长,再无出现过减产、滑坡状况。连中共中央《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》也承认:即使在“文革”时期,全国粮食生产也“保持了比较稳定的增长”。仅从1965年至1978年来说,粮食产量就由19452万吨增至30475万吨,十多年间增长了56.7%,年均增长率是3.9%,大大超过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年均增长速度。1979年全国粮食总产量达6642.3亿斤,全国人均占有粮食达到684斤,这不仅超过了历史上最高水平,而且比改革以后的2003年(人均670斤)还高!1979年全国猪牛羊肉产量1062.4万吨,比1957年增长266.59%。这说明到七十年代末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就已经解决,绝大多数人实现了温饱,从总体上解决了人民的吃饭问题。中国粮食生产发展变化之大,这在迄今中国历史上(包括改革开放时期)从未有过,是一种真正的奇迹!

  因此说,农业学大寨运动给中国农业生产带来的变化,完全称得上是一场革命!它历时十多年,是新中国创业史上绕不开的一个话题。没有那场农业升级改造的运动,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农业!中国人不能忘记:目前遍布广大农村、成为子孙后代铁饭碗的旱涝保收的“稳产高产田”,本来是以“大寨田”命名的!都是与陈永贵的功绩联系在一起的!

  大寨人之所以形成那样一种具有高度的凝聚力、意志坚强的集体,其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有陈永贵、贾进才、贾承让等那样的好干部、好领导。他们大公无私、一心为群众、带头吃苦实干,真正是农民的优秀代表。在成立互助组时,陈永贵并没有考虑自已的致富,而是自愿地同村里那些缺少劳力、无依无靠、生活困难,被称为“老少组”(即多是老人和孩子)的农户组合在一起,并担任他们的组长。完全以改善他们的生产生活为己任。在任大队支书时期,陈永贵白天带领大家上山劳动,拣最重的活干,晚上与干部们开会商量工作或到各家问寒问暖。大队干部每年参加劳动在300天之上。后来陈永贵兼任昔阳县领导工作时,也特别要求县、社里的干部们全年参加劳动必须在100天之上。他一直认为:干部坐办公室工作或开会都不算劳动,而只有到生产第一线同群众一起干活才算劳动。在生活上陈永贵总是同那些困难的农户在一个标准上,从来不谋私利、不搞特权。在赴外地出差时,在招待所住一宿听说要一元二角钱,他扭头就走,而去拣那最廉价的小旅店住。后来到北京进党中央政治局工作,但他不转户口、不吃商品粮,不拿工资,仍在大寨拿工分、吃农村口粮。更不必说家属、孩子也无任何人农转非丶脱离农民。后来当了国务院副总理,每月就享受国家36元的补助。穿的仍是农民服装,吸的香烟一直是从太原买来的每包一角九分钱的香烟。每年仍坚持以三分之一的时间回大寨和昔阳县劳动、蹲点搞调研等。……那个时代的干部们,真正实践了毛主席关于“吃苦在前、享受在后”、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、“做人民公仆”的教导,这正是当时干群一心、各项事业兴旺发展的重要原因。可以设想,如果那时有人提出所谓“党员干部也是人”、“干部要带头富起来”的号召,整天吃吃喝喝、酒场不断,拉关系、跑门子,甚至泡歌厅、搂小姐、包二奶等,那么还会有广大群众那种团结奋斗的志气、那种战天斗地的威力吗?还会创造出那种宏伟业绩吗!

  回顾新中国的历史,正像“大庆”石油基地的开发大大驱动了中国工业的发展一样,“大寨”治山治水的经验则是创造了中国农业发展的新途径。当时的大寨、大庆两个典型的出现,对中国经济和形势的影响,决不亚于在那时中国成功爆炸的第一颗原子弹的威力。大庆、大寨、原子弹爆炸,六十年代初出现的三件大事,都是以毛主席的艰苦奋斗,自力更生精神所树立的红旗,它揭开了“三年困难”之后中国经济和时局发展的新局面!震动了世界,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历史的发展!

相关文章